公告:如若遇UC转码页面变形无法观看,请拉至底部点击退出即可流畅观看!
重要: 最新地址发布页下载APP永不迷路

首页  »  都市言情  »  度假艳遇

度假艳遇

时间:2020-05-20 12:10:21 分类:都市言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小庄是旅行社的领队,人长得不帅,但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也给他带来不少好处
这天,副总把他找去说:「庄文宏,下礼拜文X大学毕业旅行的峇里岛行程由你和许弘良负责,OK?」
「好的,沒问题。」
一出门口心中就大幹一声:「你老师卡好,怎会跟阿炮一起去,真衰!」
原来阿炮是小庄的组长,本名叫许弘良,因为又爱拍马屁又爱放马后炮,所以才有这样的外号。长得跟泛亚电信广告中的「死大颗」一样,平常混水摸鱼,有事就叫下面的背黑锅,跟他一起出团的都沒好下场,所以小庄才会这么幹。
这天早上,小庄一早就把他的衣食父母全部集合到中正机场,而我们的阿炮却姗姗来迟,还提着早餐,理直气壮的说:「小庄,手续都办好了吗?千万不要出包,知不知道?」
「因为早上买早餐,结果就碰到大塞车,所以晚了一点,不好意思。」
真是不要脸,迟到的人还这么大声!小庄心中暗幹着,但沒说出来。
一到了美丽的峇里岛,下了飞机一行人就开始了快乐的旅游行程。虽然已来过了好多次,但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加上又可以出来轻松一下,倒也快活。
这时他注意到车上有一位酷妹,一路上都是那个「屎面」,虽然长得不错,但不管小庄怎么说笑话,搞了很多车上团康,就是引不起她的兴趣,看了真想扁下去。
到了晚上,全团住进了当地KUDA区有名的HARD ROCK饭店。在吃完晚餐后,阿炮又跑过来跟小庄说:「等一下我跟当地的领队先去洗个牛奶浴,再去96爽一下,你要看好那些人,不要出错了。」
「去去去,最好得爱滋病回来早死早超生。」原来96是当地的「猫仔间」(妓女户)打一炮只要台币约八百元左右,而且只有要好的人才会带去,平时是不会轻易带我们这些团员去的。
小庄在洗好澡后,就到楼下的PUB找乐子去。到了那,点了酒找个位子坐下来欣赏那些外国人在那摇头。听说那的摇头丸、快乐丸很容易买,也很便宜。
这时他看到了那些天真的学生也在那玩,于是他就走过打招唿,而其中早上那个酷妹也在里面,而且是酷妹奱辣妹,中空的黑色无肩小可爱,配上只包住小屁屁的黑色窄裙,脚上穿着黑色高跟凉鞋,一看就好像是阻街女郎一般。在介绍后知道她叫林欣怡,因为刚跟男朋友分手,所以才会闷闷不乐,而她的同学也是硬拉她来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刚买的。这时小庄注意到她居然沒穿胸罩,这时他一股邪念油然而生。
玩了一会后,小庄藉口上厕所离开,其实是跑去买发情药,并趁大伙不注意时偷偷放进她的酒内,而欣怡也不知情的喝着,因她也想藉酒来消除心中的不快难过。
而此时小庄请欣怡跳舞,随着震耳的音乐及酒精药效摧发下,欣怡渐渐开始快乐起来,跳舞的动作越来越大,已到了忘我的境界。小庄见机不可失,开始趁火打劫起来,他的手先在浑圆饱满的小屁屁上盡情地摸着,身体也靠着酥胸摩擦着,而欣怡这时也慢慢有了快感,嘴里开始发出低呤。
而小庄这时左手从后伸进裙内探索,右手则扶着颈子开始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在她的香唇上亲吻着,哇靠!她居然穿丁字内裤,等会不好好给她「照顾」会对不起自己,而他的小弟弟早已对着阴户在打招唿SAY HELLO。
就这样,两人交缠在一起,小庄更把欣怡的右脚抬了起来挂在腰上,而他的舌头沿着颈部来到胸前,埋头在欣怡的乳沟间吸吮着,欣怡也浑然忘我的大跳艳舞,已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而任由小庄摆佈。
虽然她的同学觉得很奇怪,但因是自己的领队也不会想到有何不妥,只当是欣怡喝醉了而完全的放松自己。
跳了一会,小庄便说欣怡已醉了要送她回房间休息,而她的同学也感激的想说这位领队真贴心,而让他扶回房间了。
到了房间后,把欣怡放在床上,接着把门反锁,看着欣怡已不省人事,口中只是一直叫着:「我想要,快给我。」小庄这时便大胆的脱去她的衣物及鞋子,慢慢欣赏眼前这个美丽胴体。
然后小庄把自己的衣物驱逐出境后,接着继续未完成的使命,忍着下面早已膨胀起来的老二,先恣意的从早已硬起的乳头进攻。而欣怡已被挑起的慾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桃花源早已流出丰沛的淫水等待有人进入消火。
小庄不急不徐的先用中指插人诱人的小屄抽插着,而渐渐欣怡的细腰也配合地摆动着,口中开始「咿咿呀呀」的呻吟着。而小庄也真耐得住性子,只是一味的舔着自桃花源流出的蜜汁,而双手在阴道及乳头搓揉、抠弄着。
只见欣怡的唿吸声越来越重,低吟奱成喘气,口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啊啊……啊……啊……阿辉……好哥哥……我已受不了了……別再玩了……给我你的大鸡巴……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屄……让我上天吧……」原来欣怡把小庄当成是她已分手的男朋友了。
这时小庄也不计较太多,终于把高张已久的鸡巴一下就全部送进紧闭的小屄中,当全根沒入后,小庄则感受到一股暖流自下面传来,敢情我们的小怡妹妹已高潮了一次了。这样更好,那就別说我都沒有给妳爽到,于是小庄先使出「老汉推车」的招式来应付着。
「嗯……嗯……嗯……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喔……又到了……我又到了……啊……啊……啊……阿辉你好棒……啊……」只见欣怡抓着床头,跟着全身颤抖了一下,就只剩下近乎求饶的叫声。
沒想到妳这婊子是这么敏感,一下子又高潮了,那今天就给妳一个美好的梦境!跟着小庄把欣怡翻过身来,改以狗交式继续大力使劲的抽插着,也不管欣怡的感觉及体力是否还能再战。
而欣怡只感觉她的男朋友又回到身边跟她正在做爱,因为已经在酒精的作崇下,全身已无力配合大鸡巴的抽插,只能大声嘶叫来发洩心中的感觉。而敏感的体质加上酒精的摧化使得她的高潮是一波接着一波不停,身体更是无力的趴在床上任小庄无情地蹂躏着。
「好哥哥……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再插了……小屄已经被你插烂了啊……啊……啊……啊……」
欣怡本能的反应想挣脱小庄的大鸡巴,但无奈纤腰被小庄的双手紧紧的扣着而跑不出去,反而奱成一种更大的反弹助力,让小庄能更顺利的大力的进行活塞运动。忽然欣怡的叫声听不到了,而整个人也不动了,这时小庄吓一跳,赶紧拔出老二察看欣怡的情况。
探了探她的心跳还有在动,放心了一半,然后把半软不硬的老二顾不得髒硬塞入欣怡的屁眼里,以期能刺激她的意识。这招果然有效,只见欣怡痛得醒了过来,而酒也醒了,忽然看到自己正被人幹着屁眼,突然大叫起来,而小庄就在此时把全部的精液射进欣怡的屁眼中。
欣怡又急又气的大叫说:「领队你在幹什么?」
「对不起,我只是看妳心情不好,想安慰妳一下而已,沒別的意思,也请妳不要说出去,拜託!」小庄像是被判死刑的向法官求情般。
「你快给我死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欣怡把床单拉上来盖住身体哭叫道。小庄知道这时说什么也沒用,只得匆忙穿上衣服回自己的房间。
「幹!真倒楣,谁知道她这么不耐操,还不知道会不会吃上官司?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小庄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过了一会门外的门铃声响起,小庄知道躲不掉,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门。
「进来吧!」小庄不知她要怎么样做才可以息事宁人,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等她开口。
「庄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欣怡一反刚才的态度,居然出奇的温柔,让小庄吓一跳,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心怀不安的说:「沒关系,妳要怎么叫都沒关系。」
欣怡走到小庄旁边坐了下来,然后自动送上香唇吻了他的嘴唇一下,淡淡的说:「其实我对你有好感,只是你这样用计霸王硬上弓让我很不爽。」
小庄还猜不透她的想法也沒答话,等她的下一步动作。
「我来你房间之前已想通了,其实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本来就打算找个人来玩玩,只是事情来得太突然还沒准备好才会有刚才的反应,希望你別见怪。」
「喔!原来如此!」小庄像是上訢成功改判无罪释放般的松了一口气。
「那现在妳要怎样?」知道沒事了小庄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不如这样吧,我请妳去吃海鲜赔罪好好?还有妳在这的花费都我付可以了吧!」
「可以,成交!你不可以赖皮ㄛ!」欣怡开心的笑道。
「沒问题,那我们走吧!」小庄恢復了早上的快乐心情轻松的说。
「等一下,我要先回房间换个衣服,你先下去等我。」欣怡神秘的说。
过了一会,小庄看见欣怡穿了一件低胸的蓝色比基尼泳装走了过来,两个大奶几乎要跳出外面,而外面则穿了一件透明淡黄色薄纱长袖。当场令小庄看傻了眼,已经软了的老二马上又稍息立正站好致敬。
两人叫了计程车到Kinbalan(金巴兰)的海滩吃着美味的海鲜,欣赏峇里岛美丽的夜色,听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而此时小庄也有意无意的碰着欣怡的酥胸,而欣怡也不像刚来时的冷若冰霜,反而热情的迎合着他的挑逗。
回到饭店后,看阿炮还沒回来,小庄便拉着欣怡进了小庄的房间。两人一进房间便迫不及待的拥吻着,两人的滑舌在嘴唇外交缠着,像两条小蛇般的游来游去。小庄首先将欣怡的长袖脱去再把绑在脖子上的泳装细缐解开,两颗大奶顿时弹了出来,小庄马上一手一个的小心握住,深怕一个不小心会掉到地上似的接着便将嘴巴凑上去,像婴儿般的吃着妈妈的ㄋㄟㄋㄟ,那副满足样真是爽。
而欣怡也快速的除去小庄的衣物,瞬间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便在床上开始蠕动着,而经过刚才的阵仗后,小庄已知道如何向这热情的尤物下手,他先从耳朵、颈部、乳头、肚脐,而来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阴核部位,一路慢慢的品嚐着。
欣怡哪经得起他的攻击,美丽的桃花小穴早已水流潺潺,口中更是开始发出淫荡的叫声。我们的小庄沒別的长处,惟独他的吃饭工具——比美李莲英的功夫舌就不知杀死多少美少女。小庄利用他的莲花灿舌及超级宇宙无敌小中指上下夹攻欣怡的大奶子及那粉嫩饱满的阴户,而且把大量的淫水想要一次舔干,怎料越舔流越多,而且欣怡也开始忍不住的大叫:
「庄大哥……好老公……快来插妹妹的小穴吧……別……別再用手指了……妹妹已经……飞上天了……啊……啊……啊……啊……妹妹……美死了……好老公……喔……喔……喔……嗯……嗯……嗯……」
这时小庄好整以暇,将早已忍耐已久的大鸡巴往美穴塞入。
「喔……好哥哥……你插得妹妹……好深、好爽……就这样……不要停……再快一点……妹妹……又……又……又要飞上天了……啊……啊……又丢了……啊……嗯……嗯……」
冲了一会后,小庄把欣怡扶了起来变成两人对坐在床上,除了两人能更深的结合外,小庄也能藉此来吸吮那坚挺的乳房及欣赏欣怡的乳波和淫荡的表情。
此时欣怡也放开了心灵,盡情的享受每一波的高潮而大声喊叫,胡言乱语:「啊……啊……喔……快插烂妹妹……的小穴吧……以后……回台湾也要来……幹……妹妹……好不好……亲……老公……好老公……啊……我又要高潮了啊……」
这时小庄也觉得快要射了,大声的叫着:「……好妹子……我也要射了……妳想……要我……射在妳那里……快……快……说给我听……射在妳的小穴穴好不好……」
「好哥哥……随便你……爱……射……在那……就射在那……妹妹我……已经很满足了……不要管我……」
随着欣怡的叫声越来越小,小庄知道她又不行了,所以把她放倒在床上全力冲刺,每一下都又快又有力,彷彿要把子宫刺穿一般。就在欣怡与小庄一起颤抖时,小庄把他可怜子弟兵当做炮灰的,一一送去战场慷慨就义去了。
在小庄把白色的精液全数射进欣怡的阴道里后,两人都全身无力地双双躺在床上喘息。过了一会,小庄拉着欣怡一起勉强去洗鸳鸯浴,然后送她回房去了。
第二天是去海上玩水,一大早小庄拖着疲惫的身躯勉强吃了早餐就等那些衣食父母来吃早餐开始今天的行程。
而欣怡今天穿得比昨晚更露,她直接就把泳装穿在身上,今天穿的是淡橘色比基尼,是只有仅仅包住奶头、几乎全部的乳房都快要跑出来的那种,而下半身的泳裤是丁字裤,只用透明的一片裙纱龙围住,从后面看是非常明显就可以看清楚那两片浑圆的小屁屁。
同车的男同学是个个流鼻血,女同学则是个个妒嫉又羡慕。坐在她旁边的惠玲跟她说:「妳怎么敢穿得这么露?」欣怡则是回答她:「有什么关系?在这沒人认识,等到回台湾后我不会、也不敢再穿了。」
一到了海上乐园,欣怡迫不及待的把身上的长袖及一片裙脱掉,拿了防晒油走到小庄旁边要小庄服务。小庄则是带她去比较少人的地方,要她先把泳装脱掉再擦,起先欣怡还不太愿意,但看到旁边的外国人是直接全裸的躺在沙滩上「晒木瓜」,所以胆子也大了起来,反而就这样全裸的拿着那两片小布走回同学那叫小庄的帮她做「全身的服务」。
这样一来不但男同学受不了,连女同学也为她这种大胆的举动所震惊,就在这个时候,男更衣室及厕所是空前的大爆满,个个都在厕所更衣室打手枪,沒佔到位子的则是找一个偏僻的角落快速解决。
欣怡在接受完小庄的服务后看到有在给人彩绘刺青的,便要求小庄付钱,小庄沒办法,只好努力地杀价,最后以约六百元台币让她在脖子、胸部、手臂、肚脐、屁股、大小腿及阴毛上各划上各式的图案。当然,当地人也是因为有这样养眼的春光才肯的。
等到全部的作品都完成后,欣怡才慢慢的把那两片布包回去,开始玩水上活动。有的比较大胆的男同学,则是藉口要欣赏欣怡美丽的图案而一直靠近她的身体找机会吃豆腐,欣怡也知道他们的心思,也很大方的让他们揩油,她想:反正来这就是要好好的玩放松自己。
到后来,她干脆把那两片布脱掉,就这样全裸的跟男同学一起玩,甚至还鼓励他们大家一起脱,而欣怡的全身几乎都有他们的指纹。有时欣怡被大家抬起来再往水中丢去,在她四脚朝天时,大家都清楚地看到欣怡的美穴;或者玩骑马打战,让欣怡的阴户全部贴在男同学的脖子像拔罐一样的吸着,而跟欣怡搭配的男同学是高兴得不得了,其他的人就只能等机会了。
渐渐地有些女同学受到欣怡的感染,比较大胆,身材好的都加入她的行列,一时之间就有一群天体营产生了。那些身材不好的只能恨得在旁直跺脚,而小庄则是在旁加油耸恿那些还沒脱的人,最后终于受不了小庄的激将法,不管男的、女的都把身上的衣物驱逐出境,成为天体团了。
在一行人非常High的情形下,我们的学生天体团直接前往另一个景点——海龟岛。从水上乐园到海龟岛坐船则需约半小时的航程,而那船上的底部有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可看到海底的情形,而为吸引鱼群来给人看,导游还发给每人一片吐司面包丢到海中给鱼吃以吸引鱼群(跟各位讲一个好玩的事,那就是吐司面包的泰国话叫「幹你娘」,而「幹你娘」在台语是骂人的粗话)。
当船航行到一半的途中,此时在船上全身光熘熘的学生们,各个都彼此争相要跟欣怡合照,无非是想要她的祼体画面,有的跟她比较要好的男同学还大胆的要求欣怡摆出像日本AV女优那样性感煽情的动作,而欣怡也非常配合的像模特儿那样摆出各种撩人的POSE给他们拍,于是此时的欣怡更像是明星在开记者会一样,只听週围的相机「喀嚓」声此起彼落,有V8的同学更是不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忠实且完整的记录整个过程,看来他们想角逐今年的情色奥斯卡金像奖吧!
小庄见大家这么高兴,于是更提出一个疯狂的馀兴节目——情侣做爱Party。
这个点子却招来学生情侣们比中指的回应,让小庄下不了台,小庄这时为了找台阶下,于是找了欣怡跟她商量:「我的好妹子,妳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让我有台阶下呢?」
「帮你什么忙,要我介绍风景特色,你是专业,我可不会!」欣怡还故做白痴状的装傻。
「不是那个啦。妳別跟我装傻,我是说妳跟我来爱爱一次带动气氛嘛!」
「哇哩咧174(你去死)!我们又不是情侣,还要大庭广众之下爱爱,你当我真的是在拍A片的AV女优呀!」欣怡假装生气的样子说着,其实她也想跟小庄来一次大自然下的交合。
「別这样嘛,好老婆,好情人。只要妳肯帮我,下午玩完水上活动后我带妳去血拼,好不好?」
「这是你说的喔,你不可以到时又反悔吶!」欣怡好像要到糖果的小孩那样的高兴,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小庄这时才发现中计了,但话已说出,所谓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都追不到,只得装出灿烂的笑容但内心却在滴血,他想:这一团所赚的奖金可能都要花在这小妮子身上了。
于是乎,两人真的就像拍成人片一样,先互相拥吻爱抚,小庄更拿出他的成名绝技——宇宙抠阴指及无敌舔穴舌向欣怡的全身敏感部位进攻,只见小庄从欣怡的额头、鼻子、嘴唇、粉颈至胸部用他的滑舌轻轻的滑过,最后停在欣怡迷人的右乳头上做重点攻击;而双手更沒闲着,左手搓揉着欣怡左边的乳头,右手向她的大腿内侧沿着大腿根部往上抚摸,最后停在桃花源洞口,找到那可爱的敏感小豆豆,有技巧的时轻时重的揉捏把玩着。
「啊……好哥哥……就是那里……你的手法真高明……我的全身……都……热了起来……呀……喔……別再抠那了……会……会……会……啊……啊……不行了……快把……嗯……你的大鸡巴……放进来小穴……喔……好痒……哈……不要……这样……就把你的鸡巴……啊……插进小妹妹……的穴中吧……」
小庄看时机已成熟,木已成舟,于是让欣怡躺在坐位上,把那早已硬到不行的老二对准穴口就一推到底的插入欣怡的骚穴中,享受那小弟弟被夹的快感,并不时发出满足的声音刺激在旁的观众:
「喔……好妹妹……妳的美穴……真是……又窄、又紧……夹得大鸡巴……嗯……真是爽快呀……喔……快摇动妳的浪臀……让我们……一起……享受在大自然下的快乐……对,对……就是这样……我的亲亲小贱人……哥哥……爱死妳的美穴了……啊……大鸡巴……嗯……要再插妳……一百下……一千下……一万下……一直插下去……」
「好哥哥……好老公……快用力插吧……小浪女……愿意让你……插……操我的小穴……喔……就是那里……別停……啊……」
欣怡这样第一次在这公开场合之下跟人做爱,心中真是刺激美妙,那种让人看的感觉又跟关在房门内做又不一样,在这心理作用的刺激下,一直不断的高潮着。
而那些男性观众们一个个在看到这LIVE现场真人无码演出时,每一个人的老二无不自动举枪敬礼,有的人还下意识的去握住那硬梆梆的肉棒,无意识的套弄着打起手枪来了,害得小庄真的差点被「乱棒」给打死呢!有的人更在心里暗幹着:为何刚刚不跟这一个相处四年的女同学自告奋勇的开头炮,而被別人开炮?气得差点捏碎自己的蛋蛋自杀。
而女同学们在看到这景像时各人反应不一,有的低下头来不敢看,有的看得入迷,还有的自她们的小妹妹的口内不自觉流出口水来,让她们好尴尬。
反观自从昨夜小庄跟欣怡两人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后,两人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默契十足,真的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啊……亲亲好老公……你顶得妹妹的花心好爽……啊……又要高潮了……呀……不行了……又到了……喔……」
欣怡想反正都有人在看,便肆无忌惮的大声浪叫着,好像真的她现在是在拍A片一样,浪荡不拘,好像怕人家不知道她现在正在跟人做爱。
小庄这时已到了最后关头,看着自己胯下这匹母野马正在发情而被自己驯服着,心中有莫大的成就感,于是更加卖力的抽插着难得的好穴。
「好老婆……我要射了……妳这浪女……想要……嗯……吃点……补品吗?快……快把嘴巴……张开……快……快……接好我的……『杏仁露』……啊……来了……啊……」
小庄就像成人片那样在冲刺一阵后,以飞快的速度抽出那即将射精的老二,把欣怡的头抬起,就把老二塞入欣怡的口中,像汽机车要加油一样开始将他的子弟兵全数射入欣怡的口中。而欣怡也一滴不漏的全数吃下去,好像真的粉好吃,像是玉液琼浆般满足的吞下去,等小庄射完,还帮他把其馀的精液舔干净。
小庄在完成这一项任务后满意的笑着,看看週围的观众有的已经开炮了,沒伴的只能別过头去看海上的风光,想以海上的景色及船行的马达声压抑心中原始的慾望。有的人则是充当摄影师,拿着V8高兴地拍摄着快乐的毕业旅行。
下午小庄则带着欣怡到饭店附近的商家血拼实现他的诺言,而欣怡好像別人的钱比较好花,或着说买东西不要钱一样大肆的採购,凡赛斯的太阳眼镜、马士其诺的包包、艾曼尼的裤子……等,还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尤其当她看到一件当地的蓝底白碎花的一片裙及一件白底镶黑缐的三角形类似中国肚兜时,更要求小庄一定要买下来。
起先小庄怎样也不肯,后来欣怡就说:「好哥哥,你买下来我马上穿上去陪你去逛街。好不好嘛?」
小庄想想,既然可看到现成的真人模特儿也不错,不然帮她买这么多自己都沒欣赏到,不是亏大了吗?于是在拗不过欣怡的要求下,在跟当地人杀价后以台币二百五十元成交,而欣怡也沒食言,当场到试衣间换穿上去了。
当欣怡换装完毕走出来时,小庄那不听话的小小庄又抬起头来,想找小怡发洩。原来那件肚兜是上面用黑色细绳绑在脖子上,后面只能用剩下的布打个死结绑在后面,前面则是半截露出可爱的小肚肚及肚脐眼,当中还有洞洞,隐约可看到粉嫩的乳头颜色。而那一片裙则是只到屁股下方约五公分的迷你裙,有点半透明,而欣怡还故意穿得有些低腰,快露出一些臀肉,把她全身的彩绘刺青表露无遗。再配上那酷酷刚买来的凡赛斯太阳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冷艷又性感,不会感到很俗又漂亮,看得小庄差点沒流出鼻血来。
当两人走在路上时,不时有当地人对欣怡吹着口哨表示好感,而欣怡更是装酷的不鸟他们,反而更搂着小庄的手走着,好像两人真的是一对恋人一般。
当小庄把手不经意的放在欣怡的小屁屁上时,才发现欣怡居然沒穿内裤,惊讶的对她说:「小姐,妳是不是真的沒穿内裤?妳不怕待会会被人强姦呀!」
「唉哟!拜託我的好老公,你看我的裙子穿得这么低,穿内裤会露出痕迹,被人看到会怪不好意思的。何况难得可以这样出来晃晃,回台湾就沒这机会了。再说我觉得这样穿还满凉快的,何况万一有人真的要对我怎样,你是我的老公,应该会保护我喔,对不对?好老公!」敢情我们的欣怡已将小庄当成是她的男朋友了。
小庄对突如其来的表白,不知她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一时不知怎么办,只好顺其自然吧。只是当小庄知道欣怡沒穿内裤的秘密后,心中一直胡思乱想,放在屁屁的手更是不愿放开,一直在那停留着,而欣怡也沒有阻止他,任由他乱摸。
「不行,我要检查一下看妳是不是在唬烂的。」
「在这大街上,你是开玩笑的吧?」
「谁跟妳开玩笑,妳不是说我是妳老公吗,老公说的话老婆就要听。怎样,敢不敢?」
「谁说我不敢!要看就给你看,你说要怎么看?」
「那好,现在我们背对着马路,我们两靠在一起,然后妳把裙子拉起来给我看一下就好,我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来就来,谁怕谁?」
于是两人真的就在大马路上靠在一起,然后欣怡用她颤抖的双手慢慢地将裙子拉了上来,而从马路上看起来,好像两人在一起讨论事情一样。
此时的欣怡与小庄的心情是一样既刺激又害怕,那种公然在大街上祼露身体的事,相信在台湾是平常看不到的。
随着欣怡的裙子越来越短,裙内的春光渐渐浮现出来时,小庄的心情更像是在赌梭哈要开尾牌那样的紧张刺激又兴奋。
终于好不容易看到了那片黑森林时,整个心几乎快跳出外,而胯下的小弟更是紧张的提前吐了口水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在欣赏完这一幕香艷刺激的穿帮秀后,两人略作整理,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回饭店休息去了。
当天晚上,小庄终于决定当面跟她问个清楚,于是趁阿炮在洗澡时,以巡房为由跑去欣怡的房间,当欣怡开门时,也不管有沒有室友在,一把抱住小庄就送上香吻,乐得小庄已不必说什么也知道答案了。
ChMkJ1bKyVWILAYzAAgQBKFrjigAALIMgCawUIACBAc539.jpg (167.2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7-12-29 21:18 上传
统计代码